极速赛车近500期走势图

遙遠的眼神

董天賜

曾祖父去世也有四年了罷,他那遙遠的眼神,我一直無法忘懷。

他是在玉米成熟的季節倒下的,伴隨著收割機嗡嗡的聲音,與玉米稈一起倒下了,再也沒有起來。

我出生的時候,他已80多歲了,記憶中的他,只有兩個字:煙酒。他出生在民國,動蕩的大陸,一場場革命,一場場戰斗,抗日、解放。他肯定有過無數的艱辛,但他從來不說是怎樣活下來的,也沒說過他的父母。記憶中,他只常說有個二哥:一個抗戰烈士。他總是一邊抽著最爛的煙,一邊喝著最辣的酒,一邊說著他的二哥。兒時的我,并不太喜歡他。在我的心目中,他只是一個老頭子。

長大后,對他的看法有所改變。祖父不經意告訴我:曾祖父有五個孩子,曾祖母去世得早,饑荒的年代,他獨自一人帶著五個孩子去東北逃荒。是不是打著赤腳,破衣爛衫?我無法想象,更無法從他的嘴中得知。可他還是喝酒、抽煙——一個鄉下的老頭子。

記事起,他就坐在那把老椅子上,看著外面的天、外面的樹。除了必需之外,他幾乎不動,坐著吞云吐霧。我那時還小,坐在床上玩玩具,他給我說著他二哥。我在他的床上撒了一泡尿,他抽出手做出要打我的樣子,一會兒又放下了。

那年十月放假,回了老家,看著躺在床上打著點滴的他,呼吸沉重深長,好像沒有了氣息。我撫摸著他那冰涼的手,因浮腫而變得柔軟,一股寒氣。父親回來了,大爺回來了,連三歲的堂弟也回來了。一家人,擠在狹小的土房里,給他過最后一個生日。那天,他奇跡般坐了起來,大家都知道這就是所謂的“回光返照”,但都為他高興地賀著97歲生日。

吃了最后一塊蛋糕,喝了最后一點白酒,抽了第一根也是最后一根50元一盒的煙,看了我們一眼,也許不認識了,不記得了。可看得出他在努力地想,一臉的皺紋都舒展開,干冷的手顫抖著,一個個地叫出我們的名字,小弟弟的名字也叫了出來。他干枯的眼睛,戀戀不舍地看著滿堂的子孫,忽又心滿意足地躺在了床上,射出的目光,是那樣深遠——那遙遠的以前,那坎坷的人生,對世界的留戀。

第二天,他走了。

在一群成年人的假哭聲中,我號哭不止:曾祖父,再給我講講你二哥的故事。

(作者是初中學生)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※聯系方式:德州新聞網 電話:0534-2562862 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
极速赛车近500期走势图 轩彩娱乐测试路线 11选5任2追号计划表 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 龙虎技巧贴吧 新手棋牌 2019飞艇全民计划 二人斗地主在线玩 吉林快三免费计划下载 重庆老时时开奖 亿宝娱乐官网